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最尴尬做爱
最尴尬做爱

最尴尬做爱

我觉得我和男友恋爱快三年,性事发生了那么多,最尴尬的要算我们哪次去昌平郊区农家乐了。
  前年十一放假,我们和另外几对在北京工作的同学和高中校友大家一起去昌平农家乐玩耍。
  白天大家玩的都很开心,也比较累(虽然也有个别同学时时在旁边说不好玩,还50块一天,吃的也不好什么的。我的观念,出去玩就是玩的心情,主要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在能力允许花费的范围之内,说钱就没有意思。如果自己心情不好,再美丽的景色也没有意义)。吃了晚饭,其他几对都要求在房间里面打拖拉机,我和男友想出去转转,於是就我们两个出去了。
  在郊区的夜晚,男友拉着我的手,和我边走边说农村老家的景色,还讲小时侯自己的调皮事情。天越来越暗,我们的兴致也越来越高。我非得让男友在田野边亲我,男友说怕被人误会,不同意。我不依不饶,说不亲我我就不走路了。男友没有办法只好亲了,如小偷一样,亲前还要四处看看,亲完就跑了。我觉得他不敬业,再加上我的肚子有点隐隐作痛,是月经快来的先兆所以非濑他把我背回去。
  男友老实的背我回去,可能在背的时候男友手摸着我的PP了,他和我可能都有点想法了。回去后其他同学还在打牌,我们就直接回到农家老板给我们安排的卧室了。
  因为快来月经了,我的腰优点轻微的涨痛,但是自己依然很想要。我们检查了房间,觉得门窗都比较安全,也没有发现窃听器什么的,只是对老板的床很担心——旧的老木床,1。2米宽的那种,感觉就像前十年那些小旅馆用的床。男友手使劲摇晃了,感觉比较悬乎,心里还是存在侥幸,想可能没有问题。
  看了情况后,陌生环境的刺激让我们如干材遇到烈火一样(其实头天晚上还做爱了)。我们男友怕他在上面动作太大,开始就让我在上面。
  我觉得男友的DD还不是很硬,就用嘴亲他的小MIMI,用鼻子蹭他的毛毛,在他毛毛里面哈气,男友痒的不行,DD一下就翘起来了,赶紧的我们脱的一丝不挂,男友的DD根本不要我的指引,自己就找到洞洞进去了。我在上面表演了爬树、俯卧、左右摇摆等「艳舞」,男友在下面抓着我的MIMI,把自己的脸放在两个MIMI之间不停的亲、咬。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爽的了,反正特别特别的刺激。男友看我发骚的样子,实在忍不住翻上来,压着我使劲往我的洞洞里送他的DD。我用手摸着他的两个GW,不停的挑逗他,鼓励他再使点劲就能够把GW放进去(骗他的,到现在他都没有一起放进去过,呵呵)。男友听了就更加卖力,使出浑身解数想让自己的GW进到我的洞洞里面,我正在兴奋的感受着,「匡当」一声,觉得自己突然下沉了。我以为发生地震了,男友一个手紧紧的抱着我,另一个手急着去撑着墙,还好,床腿只断了一边,我和男友都没有被直接摔到地上。
  在倒下去的瞬间,男友的DD依然还在我的洞洞里面,一着地,DD就自己滑出来了,好象还有点软了。我着急问男友摔到没有,男友说了句话,现在都记忆犹新呀:「爽没爽到不说,莫把JJ闪到了,二天还要用。」然后我们就起来想办法咋个给老板说。
  这个时候,就听见有同学说话的声音,接着就是敲门声。我们本来以为声音不至於让老板和在打牌的人同学听到,在想办法的时候都没有穿衣服。这下可好,怎么办?外面的都在问发生啥子事情了?快开门?呵呵,你们想像一下,当我们衣杉不整、而且我满脸潮红、男友满头大汗的打开门迎接老板和同学进来修理床腿的样子吧?我简直都尴尬的要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恶的是那几个男同学,就不停的说我的男友是「猛男」「伟哥」,开我男友的玩笑。最不人道的是老板,居然说:「我这个床是才花30块买的,好可惜哟!」气的我着不住,很想和他理论理论——「闪了我男友的DD,喊你赔精神损失!」后来,找了几个砖头垫着,我和男友只好将就一夜。为了检验着闪到没有,更主要是怕我来了月经他要多熬几天,男友悄悄从后面来了一次。估计他爽的可以,第二天结帐的时候主动给老板拿了220块(我们每人两天共200就可以)。
  现在和哪次一起出去耍的同学交往淡了一些,可能和这次尴尬的经历有关吧。
  后来我们春节回家参加同学聚会,居然有其他地方的同学神秘西西的开我男友的玩笑,弄的老师都在追问是什么典故,可见他们的传播能力。
  唯一一次尴尬的经历,也够尴尬的吧!但是我们在同学家遇到过同学夫妻之间的尴尬,鉴於同学关系,怕同学打我,就不揭露了,呵呵!
  所以建议出去旅游的伴侣,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在乡村留宿,一定要检查床的结实程度,前车之鉴呀!

  【完】